犁牛之子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犁牛之子

            【曲園記憶】曲園名師多

            發布日期 : 2020-12-28 瀏覽次數 :

            【編者按:為慶賀母校65周年華誕,曲阜師大中文系1980級校友齊魯(筆名)專門撰文,深情回憶自己在曲園求學期間所見所聞的名師風范,由衷贊嘆圣地學府“學而不厭,誨人不倦”的精神品質與文化底蘊。】

            我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來到曲師求學的。學校位于孔子故里,首任校長高贊非先生由國務院任命、周恩來總理簽署任命書。圣地學府,自有圣人遺風。當時,學校有不少名碩大儒,尤其是幾位富有傳奇色彩的老師,至今印象深刻。

            古典文學老師張元勛,是當年的高考狀元、北大才子。1957年被打成“右派”,入獄20余載,落實政策后來到曲師。學校擔心其學業荒廢,讓其當場試講一下。毫無準備的張老師竟脫口背誦出《離騷》全文及注釋,口若懸河,滔滔不絕,令滿堂震驚。《九歌十辯》專著一出,奠定了其楚辭研究的一席之地。

            同學們在圖書館前交流

            是真名士自風流。張老師性情開朗,學識淵博,講起課來聲情并茂,神采飛揚。有時詩興大發,興之所至,不禁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有一次,張老師到孔廟現場教學,其解說妙趣橫生,把游客及導游都吸引了過來。

            當代文學老師孟蒙也是一位傳奇人物,學生時代即參加地下工作,智斗諜海梟雄谷正文,從日偽巢穴中解救出在大青山突圍被俘的中共山東分局機關書記馬楠和山東省政府副主席李澄之,被稱為“少年英雄”。抗大畢業后,開始發表文學作品,小說《硬漢》曾轟動解放區文壇。后來蒙受不白之冤,落實政策后來到曲師。孟老師個頭很高,面龐清癯,頭發微卷,常戴一條長圍巾,氣質儒雅,風度瀟灑。講起課來激昂慷慨,很有激情,大有五四之遺風。

            看望孟蒙老師

            在孟老師的影響下,我們幾個文學青年發起成立了杏壇文學社,編輯印刷了《青果》、《仲夏》等文學期刊。孟老師擔任顧問,親自為社刊作序,成為我文學路上的引路人。參加工作之余,先后創作發表過幾百萬字的作品及長篇歷史小說《劉墉傳奇》,出版過《偉人孫中山》《共赴國難》《齊魯烽火》等幾部著作,成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圓了當年求學中文系之夢,也算沒有辜負母校的培養。畢業后回過母校,看到“杏壇文學社”的招牌還掛在那里,感到特別親切。

            在曲師,還有一位怪教授陶愚川。經常在閱覽室見到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帶著像瓶子底厚的近視鏡,手里還拿著個放大鏡,默默地研讀外文期刊,那就是陶愚川先生。先生早年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后赴美攻讀研究生,歸國后任中山大學教授,因其兄陶百川曾任國民黨《中央日報》社社長,便被分配到這里,歷任歷史系、外語系、教育系教授,是當時罕見的二級教授。

            先生平時不茍言笑,三天不說一句話,性格孤僻,不諳世事,終生未娶。常年端著一個掉了瓷的大茶缸在食堂排隊打飯,有人勸他買點雞蛋煮煮吃,他竟問怎么煮?偶爾也會到城里買個燒雞改善一下生活,剩下的就順手放在口袋里。有一次上課時,老先生從口袋里掏出一只粉筆,在黑板上劃了幾下,卻寫不出字來,原來是一根雞骨頭,逗得同學們哄堂大笑。

            陶先生不拘小節,但治學嚴謹。文革時期在農場勞動期間,用小學生作業本偷偷寫就的300多萬字的《中國教育史比較研究》,填補了國內教育史方面的一項空白,引起教育史學界的轟動。

            陶先生雖然沒給我們上過課,但他的高足楊啟亮給我們講授教育學,論輩分陶先生是祖師。楊啟亮老師未曾上過大學,恢復高考后直接考取陶先生的研究生,留校任教。講起課來旁征博引,生動有趣,娓娓動聽,深受同學們歡迎,我們也從他那里學到了不少陶先生的治學精神和教育思想。

            同學們在演練校園歌曲

            當時,還有一位邵品琮先生也很有名,五十年代從北京大學畢業后,考入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與陳景潤、潘承洞等一起師從著名數學家華羅庚教授。畢業后,執教于中國科技大學。因其兄長在臺灣做高官,二哥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任教授,被分到曲師。邵先生長期致力數論和運籌學研究,解答了關于艾多士除數性質的猜想、卡特院士關于數論函數值分布反問題的猜想,改進了舉世聞名的華羅庚三角和基本定理,與陳景潤合著《哥德巴赫猜想》,成為有影響的數學家,奠定了曲師數學力壓群雄的基礎。

            邵先生沒有給我們上過課,但也聆聽過他一次演講。那次演講是在操場南邊的林蔭大道上,邵先生聲音洪亮,語言生動,不時爆發出陣陣掌聲。他說,當年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交流時,發現圖書館竟無人看管,就好奇地想試驗一下,偷偷地拿了本書,走到門口時被電子監控器發現報警,解釋半天方才脫身。還有一次到超市,發現有青島啤酒,就好奇地拿起一瓶看看,不小心碰倒一大片。沒想到,經理走過來客氣地說:“先生,對不起,讓您受驚了!”這次演講,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當時,學校還有一批學識淵博的老教授,也都有名士風范。像著名書法家包備五,清華大學畢業的莊上峰和留美碩士李毅夫,科學院院士王恩多、薛其坤,激光專家李國華、宋詞專家劉乃昌等知名教授,皆曾執教于杏壇。一個偏隅縣城的大學,能夠有這么多名碩大儒,充分體現了曲師兼容并包的辦學思想,得益于校領導海納百川的治學理念。

            首任校長高贊非先生,就是一位當世名儒。曾師從國學大師熊十力、梁漱溟先生研究儒學,執教于南京中央大學哲學院。抗戰時期參加革命,當選濱海根據地參議會參議長,解放后擔任濟南市教育局長。1955年,出任山東師范專科學校首任校長,其任命書是周總理簽署、省委書記舒同來校宣布的。1956年,高贊非校長率領師生遷址曲阜,篳路藍縷,創辦曲阜師范學院,并創立孔子研究會。我們當年上課的西聯教室,是一排蘇式風格的建筑,就是那個時代的印記,留下了我們的青春和歡樂。

            同學們在西聯教室前留影

            曲師老書記王路賓同志,也是一位老革命。1930年入黨,曾任國立山東大學黨組織負責人,參加過“一二·九”運動,抗戰時期到達延安,后赴莫斯科學習。歷任冀魯豫邊區社會部副部長、平原省公安廳廳長、山東省委常委兼秘書長、濟南市委第一書記。1957年被錯劃為右派,落實政策后來到曲師。文革結束后,王路賓擔任曲師黨委書記,要求從平反的人員中,找有大學問的人,請到學校任教,一時名師薈萃。1979年底,王路賓調任北京大學黨委副書記、常務副校長,還把剛剛平反的張元勛推薦到曲師來。

            我們在校的時候,趙志浩同志任黨委書記,趙紫生任院長。趙志浩書記是位德高望重的老領導,離開曲師后,擔任過山東省省長、省委書記等重要領導職務,為曲師及全省的發展作出了貢獻。直到現在,時常在一些重要場合,還能見到這位精神矍鑠的老領導。

            趙紫生院長也是位有傳奇色彩的元老,三十年代從省立一師畢業后參加地下工作,曾任魚臺城防副司令,接力鐵道游擊隊,親率偽軍護送劉少奇同志穿越敵占區。歷任八路軍惠河支隊副支隊長兼參謀長,濟寧市副市長兼教育局長,曲阜師范學院教務長、副院長、院長,組織編寫的“公社數學”曾受到毛主席贊揚。

            在我們畢業的那年,趙紫生院長離休,程漢邦同志接任校長。程漢邦本身就是一位名師,曾任政治系主任,講課生動,幽默風趣,把枯燥深奧的哲學講成了深受歡迎的語言藝術,是著名的“程鐵嘴”。就是他在任的時候,將曲阜師范學院升格為曲阜師范大學,我們的畢業證上還蓋著他的大印。有一次,他發現有個印章蓋倒了,還樂呵呵地說:“你說俺這個熊章怎么還能倒著蓋呢?文革時被打倒的人的名字才要倒著寫。”嬉笑之下,減輕了工作人員的尷尬。程校長平易近人,其千金是我們班的同學。我們到尼山春游的自行車,就是借的程校長的座駕。

            同學們到尼山春游

            曲園名師多,名師出高徒。曲園為社會各界培養了大量的優秀人才,由于學校遠離城市的浮華,形成了“學而不厭,誨人不倦”的校訓,養成了樸實好學的校風,先后成為全國首批招收研究生的高校、山東省重點高校、山東省高水平大學和應用型人才特色名校,培養了50多萬優秀畢業生。僅我們班就出了幾十位高級專業人才,廳級以上干部就有九位。六十五載春華秋實,曲園桃李遍天下,各行各業都涌現出不少杰出校友。

            欣逢曲師65周年校慶,謹以此文賀母校華誕。


            關閉

            免费人成av大片-日韩一区二区三免费高清-国产成人精选视频在线观看